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东涛的博客

宏观经济

 
 
 

日志

 
 
关于我

生长于陕南秦岭巴山腹地。中学毕业后上山下乡。先后有大学物理学、经济学和中央党校等学历。1993年始先后为国家某研究部门、某研究生培养学校、某出版社负责人、某大学研究院院长。自1976年始从事教育工作。自70年代初思考西部经济发展问题。自1978年始跟踪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座右铭:改革开放铭心间,中华崛起垫小砖,路漫漫兮其修远,做“猫”抓“鼠”自扬鞭。业余雅兴诗词。

网易考拉推荐

长安访老友,归来泪满襟  

2008-06-18 16:46:33|  分类: 交流印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安访老友,归来泪满襟——探望刘安有感

 

    好些年没有见到刘安了,知道他脑血栓病倒了,时常惦念。2008年4月27日乘到西安开会之机,想多约几个朋友一起去探望,但有的不在西安,有的联系不上,唯联系上西安石油大学教授曾昭宁张佩华夫妇陪同我一起前往。

    刘安的夫人李萍很高兴我们前来看望,特别到楼下来接我们。进屋之后,刘安虽然不能起身,但显得特别高兴。我紧靠在他身边坐下,握着他的手要好好拉拉兄弟和朋友情谊。刘安当然是说个不停,但无奈口齿吐音不清,需要老伴李萍“翻译”。刘安所问大多是对老朋友的惦念,如:见到岐山没有?(我说曾见过两次)。他说岐山对他很关心,给他送蚂蚁制品等药,特别感激!常见刘世锦、江小涓没有?(我说我们两家是邻居,住楼上楼下,早不见晚见,有时候也窜窜门)。见到项东方没有?(我说项东方在北京自己干事,干得不错)。听到我的回答,他显示出了兴奋的微笑。

    刘安是老西安,我是安康市汉阴县人,过去没有机会认识,直到1983年我第二次进西部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读研究生,以西北大学研究生会主席和党支部书记身份参与发起组建“陕西省青年社会科学工作者协会”(简称陕西省青协)才碰撞到一起。大家叫他“刘半城”,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询问才知道“刘安认识西安半个城的人,半个城的人也认识刘安”。在组建“陕西省青年社会科学工作者协会”中,刘安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出色的组织才能和讲演口才。他比我年长两岁,我十分敬重他,见他总称“刘兄”。

    我很快知道了,文化大革命期间,刘安就是一位出色的“学生领袖”,担任西安市第一中学的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文化大革命后期,刘安和他的朋友们尤西林、曾昭宁、康典、张守明、张宝通等一批热血青年,对林彪、“四人帮”的极“左”路线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自发地组织了“马列主义学习小组”,认真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著作,探索中国走出极“左”路线危害的道路。结果是,刘安等人受到严厉审查。解除审查后的刘安上了大学,毕业后成为大学教师。

    “陕西省青协”正式成立后,与《青年论坛》合作,于1985年春在广州举办了首届“全国中青年社会科学工作者改革理论研讨会”,我事先写了《改革中的理论和理论的改革》一文(后发在《青年论坛》),并在大会上发了言。刘安作了精彩发言,内容我记不得了。

    1986年秋,“陕西省青协”在西安举办了第二届“全国中青年社会科学工作者改革理论研讨会”,我作了《民权本为论》的发言。刘安在发言中商榷说:在集权政体下,权力并不真正在民,而是在执政党及其政府。凡是正在执政的政党及其政府,决不会自动地放弃权力。

    刘安天生忧国忧民,在实践中表现为“政治动物”,具有强烈而不衰的政治抱负和社会参与意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89“六·四”风波后他在陕西财经学院被审查。期间我去看望过他,他的情绪总是乐呵呵的,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1990年夏,无奈的刘安决定“弃政从商”,我请了原“陕西省青协”的几个朋友到我家,为刘安饯行,祝愿他顺利。他在海南岛的生意开始受了点挫折,后来则越做越大,成了我们这圈儿朋友中的大老板了。1993年2月,我到广州某大学讲学,专门渡海到海口拜访两位朋友:一是周文彰(当时为海南省政府经济研究中心处长,现为海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我们1992年春在德国参加国际会议认识的),二是刘安董事长。“有朋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他们都非常高兴地接待了我,我吃住在周文彰家里,刘安则带了他一批部下陪同我旅游了著名景点海口火山口及其溶洞(下图)。

1993年2月28日,刘安率部下陪同邹东涛游海口火山口溶洞

 右3 刘安    右1  邹东涛

   1993年秋,我到了国家体改委工作。刘安则从海南打道回府,支援故乡陕西的经济建设,在西安注册了“秦海集团”,经常成为省长程安东的座上宾。但商海风云变幻,人事莫测,突然遭遇部下某人“政变”,竟然被“扫地出门”。呜呼!一代“英雄豪杰”“折戟沙场”。但具有大气度的刘安,能屈能伸,高高兴兴地为原先一位忠诚部下个人独立开办的公司打工,成了一位“打工仔”,真是沧海桑田。

    虽然人的生老病死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但看到如此病重、当年曾“叱咤风云”的老朋友刘安,心里总不是滋味,总想多安慰、多鼓励几句,尽可能多说好听的话。因他的右半身不能动,右脚上栓了一根绳子,提着右脚才能动。我左臂挽住他的右臂,右手牵着栓脚的绳子一提一提,在狭小的屋中走走,曾昭宁则为我们的“兄弟并行散步”留下了珍贵的镜头(下图),刘安则显示出异常的兴奋。

2008年4月27日,邹东涛挽扶刘安在其居室“散步”

 

    我们不敢久呆,怕刘安太累了,紧紧握手惜别了。路上我感慨万千,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曾昭宁则打破沉默问道:“东涛有什么感想?”

    我首先想到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曾经是大老板的刘安,在从商的顶峰怎么连一点家产都没有置办,迄今仍然住的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破旧狭小的蜗居,电冰箱、电视机都还是那个时期迄今使用了20多年留下来的!其它家具恐怕比80年代更早;

    其次想到,没有工资、没有退休金、又在重病中的刘安,仅靠老伴一点退休金养活和治病,家里还不得不另请了一个保姆,有一个女儿是大学普通教师,这样的家庭肯定是绝对贫困化了,当地的政府或者社区,是否登记了这样的贫困家庭?是否有补助?是否有低保?

    其三想到,刘安的老伴李萍真是世界上少有的贤内助,我由衷的佩服,这也是刘兄最大的福份。所以我在告别的时候,当着刘安的面对李萍说:我代表刘兄所有的朋友向嫂夫人李萍致以崇高敬意!

    对刘安的尊重和惋惜,思绪混沌,感慨万千,我的心头显得心头有几份沉重,呜呼!突然一下子激发出了《探望刘安有感》的诗句来—— 

长安访老友,归来泪满襟。

   当年“刘半城”,呼风唤雨云。

弄潮政商海,浪高险滩深。

天命不与便,却成沦落人。

花甲当安定,病魔又缠身。

蜗居旧斗室,半瘫口难音。

可叹英雄汉,强撑精气神。

可敬贤内助,精心护夫君。

祈祷天赐瑞,拯友抚我心。

  评论这张
 
阅读(419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