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东涛的博客

宏观经济

 
 
 

日志

 
 
关于我

生长于陕南秦岭巴山腹地。中学毕业后上山下乡。先后有大学物理学、经济学和中央党校等学历。1993年始先后为国家某研究部门、某研究生培养学校、某出版社负责人、某大学研究院院长。自1976年始从事教育工作。自70年代初思考西部经济发展问题。自1978年始跟踪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座右铭:改革开放铭心间,中华崛起垫小砖,路漫漫兮其修远,做“猫”抓“鼠”自扬鞭。业余雅兴诗词。

网易考拉推荐

至尊制度(6):20年磨一剑:三论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   

2007-08-05 03:14:42|  分类: 经邦济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至尊制度(6):20年磨一剑:三论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 

【内容提要】1980年,一论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论述了企业冠有行政级别的危害;1990年,二论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就更深入了一层,论述了企业冠有行政级别的内生问题,找出了问题的根源;2000年,三论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针对产生问题的根源,提出了解决办法。 

1980年:一论“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 

最近,国务院批转了国家经贸委的文件《国有大中型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和加强管理的基本规范(试行)》第一条第三款明确指出:“取消企业行政级别。企业不再用党政机关的行政级别,也不再比管理者的待遇,实行适应现代企业制度要求的企业经管理办法。”作为一个“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的首倡者,在首倡20年之后看到国务院批转的这个文件,打心眼感到高兴和激动。

20年前,即1980年3月,我到陕西某县作经济调查时,听说这么一件事:有两个国有企业,原先是公社一级企业,由于生产搞得好,扭亏为赢,因而,县委把这两个企业提拔了一级:从原先的公社级提拔到区级(我国有一些地方,在县和公社之间,有区建制)。企业领导在介绍到这种“奖励”时非常兴奋。因为企业领导是这个“奖励”的直接受益者——既升官又发财。因为在那个时期,企业领导的工资还不与效益挂钩,而是按行政级别确定。当时我思想上冒出了一个理论观点和政策主张,当即写出了《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一文,寄送《经济研究》杂志编辑部。不久编辑部的同志非常负责地回了信,说“该文提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但当前不宜发表”。直到五年后,才由《城市改革理论研究》发表。

就当时的认识水平,我提出了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的七点理由:一是不利于政企职责分开。因为企业有了行政级别,就难以运用经济规律去支配企业,而是主要用行政手段管理企业,这就容易产生企业管理中的政企职责不分、官僚主义、扯皮现象和拖拉作风。二是不利于企业之间的横向联系与竞争。因为企业有了行政级别,就强化了企业与上级行政部门的纵向联系,而削弱了企业与企业之间的横向联系。三是不利于改变和调整企业的管理体制,由于企业主管部门的行政级别越高,企业的行政级别就越高。因此,企业总希望找个行政级别高的“婆婆”,这样,就不利于根据经济发展需要对企业的管理权限进行下放和调整。四是不利于推动企业的联合。因为企业一旦有行政级别,不同级别的企业在联合中就会有“级别”的障碍和争执。五是不利于多样化发展各类企业。例如,各种类型的乡镇企业算哪一级?非公有制企业算哪一级?六是不利于配备企业领导干部、特别是不利于启用青年人。因为配备派遣企业领导干部主要是考虑干部的级别和资历深浅,而不是实际经营管理能力,行政级别高的不一定具有企业经营管理能力,具有经济管理能力的不一定有相应的级别。这样,就难以做到任人唯贤。七是难以启用有经营管理才干的、级别低资历浅的年青人,尤其是那种没有“干部”身份的年轻人。这就是我的“一论”。现在来看,“一论”的内容实在是粗浅了些,但毕竟是首倡了“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然而,始料不及的是,20年过去了,“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仍然是一个沉重问题。 

1990:二论“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 

后来,我的社会阅历逐渐增多,有机会到更多的国有企业调查,进行了更多的理论思考,更为清楚地认识到企业具有行政级别是我国计划经济体制下国有企业的内生制度现象。国有企业总要有一个一定级别的政府部门管辖,而且要按级别享受待遇。如果企业没有行政级别,怎么确定管辖权?怎样给企业领导定工资(即使是实行工资与效益挂钩,也还要定档案工资)?怎样给企业领导发送文件(因为文件是有级别的)?怎样给企业领导配住房、配交通工具?出差吃住什么样的标准?当干部在行政机关与企业之间调配时,怎样定级?一旦有了行政级别,这些问题统统迎刃而解了。另外,还有一个深刻的隐含因素在于,在我们这个官本位社会里,企业领导也有着有行政级别的心理欲望,有了行政级别,不仅赋予了权威(级别越高权威越大),而且面子也亮堂了,心理上也满足了。

这样来分析,如果把“企业行政级别”看作一种“病症”,那么,这种“病”并非是企业病,而是体制病。要根除种“病”,首先要彻底改革计划经济的体制,使企业成为市场经济中的独立实体。这就要靠在整体上的深化改革。

由于改革的艰巨性、曲折性和复杂性,整个80年代,尽管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但实践中并未看到有什么大的突破和进展。在这个过程中,官本位——无论是在实践层面上还是观念层面上,都在不断强化和升级。

经济特区是改革开放的领头羊和实验田,自从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以来,深圳特区在改革方案和措施出台上,总是走在全国前面。1990年深圳特区在搞活企业这一中心环节上,再次独占鳌头,率先决定从1991年起,取消企业行政级别,使企业只有规模大小、产业种类和赢利多少之分,而不再有行政级别高低之分。这是深化企业改革的一个重大抉择。我对深圳特区的这一决定欢欣鼓舞、拍手称快,写下了《深化企业改革的一个重大抉择——评深圳特区率先取消企业行政级别》一文[3],这算是我“二论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从“一论”到“二论”,整整十年,真是“十年磨一剑”。

90年代,我已记不清去了多少趟深圳了,我从调查中了解到,深圳确实在打破国有企业行政级别方面迈出了较大的步伐。但还并不是完全取消,因为通过组织部门任命企业领导,至少也还有个档案级别。在实践中也是在“渐进”,如“老人老制度”——原有的国企领导已按行政级别配备的,就保留行政级别;“新人新制度”——新任用的国企领导,不再规定实行行政级别。

这几年以来,陆续有些地方(如江西),宣布当地国企不再有行政级别,尽管我没有实地调查落实情况,但感受到我国市场化的改革和企业制度的改革进一步有了较大的突进。“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只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众多问题中的一个点,但如同一滴水可以反映出太阳的光辉一样,国有企业不再有行政级别,则反映了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庞大系统工程的有效进程。 

2000年:三论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 

从1980年我“一论”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迄今已有20年,从1990年“二论”迄今也有10年了。在这个千禧之交的2000年,又该我“磨第三剑”了——三论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引起我要作“三论”的,也就是本文开始提到的国务院批转的国家经贸委的文件精神。

现在可以说,“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已经成了全国的共识。改革越是深入,“企业具有行政级别”危害越大。

“企业具有行政级别”,从根本上来说不能建立起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新体制。因为企业是个经济组织,它受经济规律调节,而行政组织受行政权力支配,把两个因素类型的东西合在一起,不仅仅是形式上不伦不类,互不兼容之外,更重要的是,这种不伦不类的组织,会使市场通行官场原则,而官场则通行市场原则。这种行为悖逆、职能窜位的企业组织,客观上会成为腐败的温床。我国近些年产生的严重腐败问题,与企业行政级别有密切的关系。

企业是市场经济的运行主体和运行基础,客观上要求企业具有独立性,即企业应该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由竞争、自我发展的经济实体。企业的一切行为是向市场负责、向消费者负责。而一旦企业具有行政级别,必定要接受行政上级或行政主管部门的指令和干预。现代企业制度基本特征的重要一条是政企分开,但只要企业具有行政级别,就根本不可能实现政企分开,就不可能自主进行生产经营活动。

企业具有行政级别,必然产生“二元行为”。企业作为一个经济组织,它要向市场负责;作为一个行政组织,又要向政府负责。最佳的状况是,政府行为对企业的利益导向与市场状况对企业的利益导向一致,企业可以达到“帕累托最优”。这时,企业向市场负责和政府负责是完全一致的。但问题在于,政府的决策与市场状况客观上对企业的要求往往不一致,或者说发生偏离。在这种情况下,就会使企业产生选择性行为,即“二元行为”。当政府决策(“婆婆”的干预)比市场状况对企业更有利时企业,就会听命于行政上级,而不顾及市场状况;反之,当市场状况比上级干预对企业更有利时,企业就会跟着市场的要求走。当上级干预对企业不利时,企业可以把损失向市场转嫁(实际上是向消费者转嫁);而当市场状况对企业不利时,企业则又可以把损失向政府转嫁。这种既“双向谋利”、又“双向转移损失”的行为,既不利于国家,也不利于消费者。

更进一步分析,企业的“二元行为”与企业负责人的志向和选择直接相关。在“官本位”比较严重的条件下,凡是官员(包括企业官员)都希望升迁,而行政上级的关键人物则把握着企业官员升迁的“生死大权”。在这种情况下,企业负责人不仅可能于市场状况而不顾,唯上级指示是命,甚至还可能千方百计与行政上级“套近乎”和“培养亲情”。大量企业负责人向上级官员行贿的腐败行为,往往由此而生。企业负责人的这种行为,固然有其道德因素,但更重要的是“企业具有行政级别”这种制度因素的“理性反应”。

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现在可以说“企业不应有行政级别”早已成为人们的共识。但由于取消企业行政级别属于“深水区”的改革,不是一句话、一个口号、一个文件就能解决的,必须通过深化与“企业具有行政级别”相关体制的改革,特别是要建立规范的现代公司制度和企业家市场。

关于建立规范的现代公司制度。我国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而规范的公司制是现代企业制度的基本形式。规范公司制的首要特征是产权清晰,公司财产的来源和股权的构成必须一清二楚。持股人无论是自然人还是法人或机构,只有股权量的差别,没有身阶的差别,在股权量上一律平等,同股同权同利,异股异权异利。国有独资公司在整个公司制中,只是极少数。国家控股的公司,绝对控股也是少数,大量的是相对控股。规范的公司制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规范的公司治理结构——按《公司法》建立起来的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及其经理层。在规范的公司组织结构中,经理人员向董事会负责,董事会向股东负责,而不与政府发生直接的联系。国家在持股公司的代表,无论是控股公司中的董事会负责人或经理层负责人,还是一般董事或一般管理人员,只是国家股权的代表,而不是政府官员代表。国家对国有独资公司和各类持股公司的管理,不是通过政府直接管理,而是通过国家投资或控股公司去管理,而且这种管理必须遵循《公司法》、公司章程及有关法律、法规进行。

   关于企业家市场问题。企业家市场(或经理市场),是市场经济体系中生产要素市场中的一种,也可叫人力资本市场。激烈的市场竞争不承认官本位,只崇尚“能”本位。规范的现代公司,其中经理层人选不是来自政府官员,而是来自企业家市场。企业家的命运全部栓在市场竞争这部战车上。在这部战车上,什么官阶,什么级别,全被竞争的硝烟所淹没,任何官架子也摆不起来。企业家的经营寿命,完全取决于成功地经营企业的寿命。在这里,不承认任何任期制,更不承认什么终身制。企业家的收入水平是企业赢利水平的函数,而不是行政级别的套定。成功的企业经营和盈利,必然会给企业家带来高额的回报,而不受行政级别的限定。企业家市场的成熟程度,是市场经济成熟程度的重要标志之一。企业家市场的形成和企业家制度的完善,其本身就是对企业行政级别的否定,也必然对官本位体制产生严峻的冲击和挑战,进而也有利于促进我国吏制的改革。而吏制的改革,既有利于抑制腐败,又有利于提高行政效率。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