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东涛的博客

宏观经济

 
 
 

日志

 
 
关于我

生长于陕南秦岭巴山腹地。中学毕业后上山下乡。先后有大学物理学、经济学和中央党校等学历。1993年始先后为国家某研究部门、某研究生培养学校、某出版社负责人、某大学研究院院长。自1976年始从事教育工作。自70年代初思考西部经济发展问题。自1978年始跟踪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座右铭:改革开放铭心间,中华崛起垫小砖,路漫漫兮其修远,做“猫”抓“鼠”自扬鞭。业余雅兴诗词。

网易考拉推荐

纪念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谈话一周年  

2007-02-19 01:15:47|  分类: 经邦济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盯住市场   放开速度

——纪念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谈话一周年[1]

 

 

   《亚太经济时报》编者按:时逢邓小平同志南巡谈话一周年之际,邹东涛来广州讲学,笔者借此机会,就当前经济发展速度特别是引人注目的广东发展速度问题,请这位外埠中青年经济研究人士畅谈了其颇有见地的看法:

 

一、南巡谈话的精神实质是实现

  国民经济高速、高效增长

 

    邹教授首先说,对邓小平同志南巡谈话一周年的最好纪念,就是更深入、更全面地理解和贯彻南巡谈话精神,南巡谈话的基本精神有两点:一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二是加速国民经济增长。对于前一点,人们普遍理解并重视了,思想很快统一了起来;但对于后一点,人们重视得还不够,认识上还存有分歧。其实这后一点从某种程度上讲比前一点更为本质,因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并不是我国的根本目的,我们的根本目的和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迅速发展生产力,为此就必须保持一个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没有较高的经济增长,很难想象会尽快形成国民经济的良性运行和发展,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也难以实现。邹教授强调,这里所讲的高速增长是建立在市场经济基础之上,与高效益相伴随的高速增长。

 

二、克服“中国主流经济学”的保守观点,排除

“速度恐惧症”和“经济过热论”的干扰

 

    邹东涛教授在1990年底写成、南巡谈话后才得以出版的《十字路口上的中国:问题、探索、艰难的选择》一书中,提出了他对“中国主流经济学”的挑战,较全面、系统地论述了经济高速增长的理论观点和政策主张。在访谈中,他进一步说道,多年来我们有些同志患有严重的“速度恐惧症”,每当国民经济增长速度高于百分之七,特别是达到百分之九时,就有人出来大嚷“经济过热”,要调整、紧缩;每当人民群众收入多一点,消费高一点时,又有人大叫“需求膨胀”,要压缩、控制。其结果是造成了我国经济一次又一次的滑坡和错失发展良机。

    邹教授认为,“经济过热论”是站不住脚的。它的论据之一是,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已大大超过近年来西方发达国家的水平。这种论据完全忽视了我国与西方发达国家在基数上的巨大差距。发达国家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实际增加人均国民生产总值100多美元,而我国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实际只能增加人均国民生产总值3美元,如果按中低速增长,我国与发达国家的距离会越拉越大。“经济过热论”的另一个论据是,高速度必然导致低效益,实际上两者并没有必然的联系,高速度下的低效益是传统计划经济的产物,在完善的市场经济条件下,高速度绝不等于低效益,广东十四年来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

    任何国家要实现经济起飞都必须有两位数字的增长速度,当今世界许多发展中国家都实行着高速增长的经济政策,一些著名发展经济学家早已得出发展中国家应当有比发达国家高得多的发展速度的结论,亚洲“四小龙”等国家和地区根本就没有类似“经济过热”的名词。为什么我们就一直害怕高速度?

    邹教授接着说,一年多来,乘着南巡谈话的强劲东风,全国不少地区经济增长达到了两位数字,现在一些同志又忧心忡忡,大声疾呼起“预防经济过热”、“要降温”。其实,当前经济还热得不够,许多地区还没有发挥应有的潜力。

 

三、广东应继续保持较高的经济增长

   速度,力争2010年基本实现现代化

 

     邹教授认为,在过去计划经济条件下,我国实际上实行的是“限制市场,管住速度”的做法,这种传播影响力至今犹存,应予以清除。当前应提倡“盯住市场,放开速度”,在广东更应如此,“盯住市场”就是要积极培育和完善市场经济,密切关注市场的变化和发展;“放开速度”就是不要人为地事先规定或限制发展速度,而应以市场的发展变化和实际需要为依据。速度能搞多高,就搞多高,只要是市场所允许的增长速度,都是合理和可行的增长速度。

    改革开放以来,广东的经济增长速度一直居高全国前列,1992年又上了一个新台阶:广东省GDP1992年增长19.5%,是1980年的4.46倍;广州市国民生产总值1992年比1991年增长了19.55% 。这在全世界也可算是最高的了,但并没有出现大的问题,广东在今后20年内,应继续保持现有的增长势头,起码要保证两位数字的增长率。

    邹教授分析道,广东肩负着一个伟大的历史使命——在2010年基本实现现代化,现在亚洲“四小龙”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约7000美元,如果今后每年按5%的速度递增,20年后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约为人均18000美元;现在广东全省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约600美元;若按近几年的平均增长率发展下去,20年后,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近7000美元,才有望达到它们现在的水平。因此从“追龙”的需要看,广东必须进一步加快发展速度。

    邹教授最后说,随着全国各省市改革的深化和开放的扩大,广东面临着上海、江苏、山东等省市的强有力竞争,广东的经济发展主要依托于东南亚经济圈,东南亚发达国家和地区地域狭小,综合实力有限,而上海、山东等省市又背靠我国华北、华中、东北、西北等广大地区,资源丰富,市场潜力大。这些是广东未来发展的潜在劣势。因此,广东要在国内继续处于经济领先地位,必须在完善市场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快并放开发展速度。



[1] 本文是作者接受《亚太经济时报》记者的访谈录,载于《亚太经济时报》1993年2月28日。载邹东涛《中国经济体制创新——改革年华的探索》,人民出版社2003。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