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东涛的博客

宏观经济

 
 
 

日志

 
 
关于我

生长于陕南秦岭巴山腹地。中学毕业后上山下乡。先后有大学物理学、经济学和中央党校等学历。1993年始先后为国家某研究部门、某研究生培养学校、某出版社负责人、某大学研究院院长。自1976年始从事教育工作。自70年代初思考西部经济发展问题。自1978年始跟踪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座右铭:改革开放铭心间,中华崛起垫小砖,路漫漫兮其修远,做“猫”抓“鼠”自扬鞭。业余雅兴诗词。

网易考拉推荐

做中国猫,抓中国鼠(四、五)  

2007-01-15 16:34:49|  分类: 经邦济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我是幸运儿:没有辍学

    在我们的街邻中,在我儿时的伙伴中,我又是幸运儿: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一直没有出现辍学。这首先是因为我家及街上少数几户是商品粮户口。这是土改时的一项政策及各家的选择所形成的结果。解放前,这条街道上绝大多数家庭是兼营农业和工商业的,或多或少既有土地,或大或小又有经商门面。土改时,少数几户工商业兼地主,其土地被没收了,工商业则按政策保护了下来。像我家这样少土地或无土地家庭被征求意见:今后纯粹是务农还是经营工商业?在土地的巨大吸引下,大多数家庭要了土地,我父亲则表态不要土地,纯粹经营工商。后来,农业合作化时,有土地的家庭都入了社,成了农户并逐步被取消了经商;我家因无土地入社,则成了商品粮户口。当时恐怕谁也没想到,农户和商品粮户的分野竟使后来的各家庭及其子女造成了巨大差异。我的父亲未能给子女留下其他任何物质财富和社会发展条件,但却无意之中留下了城镇商品粮户口这种过去多年非常重要的“身份籍”。

作为乡下非农人口,生活在城镇和农村的缝隙之中,自然避开了一些“左”的折腾:如公社化吃食堂运动、大炼钢铁运动,等等。不是农户,既没有土地的生活保障,也少却了土地的牵连,勿需挣工分吃饭。“自由人”无依无靠无牵无挂没有别的出路,只有上学读书。我父母都有一些文化,尊孔崇儒。我父系家族曾是大家族,有一段族谱是“本立日道生”,这来自《论语》的“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我母亲娘家是大家族,有一段族谱是“章从儒达道”。无论家境怎样,父母总是把子女的上学看得很重。

    我上学也还算是争气,从小学到高中,学习成绩居前,从来没有拉下来过,而且总是很听老师的话。老师也特别喜欢听话、学习好的孩子,总让我当班干部,小学从小组长、学习委员、班长、一直到校少先队大队长;初中一直担任学习委员;高中担任班长。我自己也乐于作一些服务性工作,似乎更有利于刺激学习的兴趣。

    我在县城上中学时,离家8里地,一天要往返两次吃饭,步行32里。经常是上午课程拉长了,来不及回家,就饿上一次肚皮。这上学遥遥路途的跋涉,竟然使我受益匪浅,我至今所熟记的那些古诗文、毛选、毛主席诗词,很多都是在这条路上背诵下来的。可以说,我上中学的这8里之路,成了我“背诵古诗文之路”。古诗文背诵多了,自然我就喜欢起了古诗文,初中二年级时,写了《学思》:“孔孟天下尊文圣,李白杜甫大诗人。我进学堂已八载,当汲先哲精气神。光阴荏苒留不住,莫荒白了两边鬓。胸中常有鸿鹄志,插翅腾飞万里云。”这首初中时的处女作,现在看起来还有点狂妄,使我至今感到愧对孔孟李杜。

由于那个时期学校的教育比较正规,到了初中以后我的正统的社会、政治观念也逐步被培植了起来,甚至具有很高的热情。1963年毛主席发出“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号召,我激动不已,逐字学习《雷锋日记》,并写下了第一首词《清平乐·学雷锋》:“看环球红,中华多英雄。前朝英烈学未尽,今朝又现雷锋。共向雷锋学习,英雄层出不穷。三代四代愈骄,彼岸预言扑空。”(指大洋彼岸美帝主义者把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希望寄托在中国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他们的这种预言必定破产。)

尽管我的家境日趋窘迫,但对社会的热心总是日甚。初中时,我积极申请入团,但好久未能获批准。后来,校团委书记给我谈话,说我出身小资产阶级,家里又有“地下工厂”的问题。为了争取政治上进步,我不断地加深思想认识,我甚至“恨”起了家庭,捣毁了家里原搞丝织生产的木制机械。我家离湘入秦一直从事商品生产和经营,到我这一代算是彻底画上句号了。但谁也没有想到,多年后我却走上了商品经济研究之路。

我初中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和新团员身份顺利进入高中,并被选为班长。高一后半学期,“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被指定与班团支部书记和校学生会主席共同组织“红卫兵”。但红卫兵组织起来我自己却因不是根正苗红的“红五类”,被排除在红卫兵组织之外。当时,自己简直是个矛盾体:一方面怨恨自己的非“红五类”出身,另一方面又以高度的长子责任感承担家庭的责任;一方面怨恨社会对自己的家庭不公,一方面又积极关注和参与社会。

五、上山下乡,二十未冠

1968年11月,我成为第一批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我本来家住乡下,家庭的状况也迫切要求我回到家庭住地的生产队。但由于上级号召到“最艰苦”的地方去,而我的家庭住地是川道不够艰苦,于是我积极报名到离家70余里深山里一个极为贫穷的生产队,与知青“家庭成员”住在一个破庙里。白天,我们把毛主席像和红旗扛到地里,与社员们一起干活,而且总是抢重活、脏活干。晚上则去访贫问苦,接受阶级教育。到了春节都不回家,与贫下中农一起过革命化春节。不久我被大队党支部指定为团支部副书记。当时这种自觉的“忠诚–––虔诚”劲头,迄今也很难说清是为什么?动力从何而来?但路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实际上,作为老三届学生,绝大多数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在心理上自觉不自觉处于矛盾之中。一方面是“遵照”、“服从”、“紧跟”,决心在农村“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贡献青春”;另一方面又在思考:这是不是被文革所愚弄了?今后的出路和前途究竟何在?同时,又以一种高度的社会责任感甚至是“为民请命”的精神思考农民为什么这样贫穷?我在三年间写下的三首内容迥异的诗词,鲜明地反映了这种多元矛盾心理。

第一首反映了积极入世的思想:《上山下乡情思》——

上山下乡欲何求?远大目标记心头。脚踏小溪望东海,身居土屋怀宇宙。

银锄飞舞学大寨,战天斗地修地球。虚心接受再教育,改造思想炼熔炉。

第二首反映了对农村现状的困惑情绪:《上山下乡惑思》——

上山下乡欲何求?理想尽抛度庸碌。铁锄三斤风波稳,钢笔五克碰破头。

两耳不闻窗外事,田间静理薯稻菽。躲进小庙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第三首则反映了对社会的深刻思考:《满江红·上山下乡秘思》——

风华少年,当驾鸿鹄翔云天。噫吁兮!上山下乡,跌进谷渊。断墙漏屋破衣衫;挥汗为浴瓜菜餐。种粮人多文盲智残,心何安?

面黄土,背青天;腹中饥,身上寒。教育必修课:忆苦思甜。年年思甜不见甜,谁为农民解倒悬?我呼吁:此人民公社,当革变。  

    当时虽存在着二元矛盾心理,但占主导地位的是前一种心理,每当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盲目的“遵照”、“服从”、“紧跟”起着决定作用。这恐怕是文革前老三届所处的时代悲剧所形成的分裂性人格及其心理。

下乡第一年,是国家供应商品粮每月38斤,重体劳动消耗很大,又没有什么肉类油水,这38斤粮就够紧张的了。第二年,商品粮取消了,与当地农民一样按工分核算分粮,一个劳动日值1毛3分,月口粮13斤(包括红苕、土豆等杂粮),这一下子吃饭就成了大问题了。我们的生产队还算是较好的,其他兄弟知青小组还有更差的。有一位知青同伴给县领导写信反映实际情况,被批评为“诬蔑大好形势”。这时,我感到十分茫然,上山下乡,一片忠诚,到了“而冠”之年,无任何作为,连肚皮都填不饱。看不见光明前景,又不甘自暴自弃。下乡一周年,正逢我20周岁,我感怀地写下了《二十书怀》,其中一段为:

生在秦巴间,长成二十春。我与国同龄,国长我年增。年冠人未冠,何颜对乡亲?天即生我才,总当报国门。

    1970年我作为知青,为响应毛主席“三线建设要抓紧”的伟大号召,我又报名参加襄(樊)渝(重庆)铁路的配套工程–––修筑公路大会战,被任命为民兵连团支部书记和民兵营文书。然后,又转战阳(平关)安(康)铁路建设。这是一种高度紧张、高强度的重体劳动,经常在崇山峻岭的工地上和民兵战士们一起边干活边高声朗颂毛主席语录。这种精神的力量,语录的力量,恐怕现在的年青人是不可理解不可思议的。

我们作为首批下乡知青,两年时间就遇上城区单位招工的机遇。1971年初,县财政局一位干部来到铁路建设连队选拔人才,我被选拔到县财政局当了一名小干部,干起了具体的经济工作––––公房管理、工商税务兼办公室秘书。当时怎么也没想到,十多年后学起了经济理论,搞起了经济学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